<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总裁,谦谦无礼!》 最新章节: 第209章尾声我们回家吧(05-28)      第208章大结局(终)甜蜜最终曲——反正赖着你(05-28)      第207章大结局(下)你不能走你还欠我这么多(05-28)     

总裁,谦谦无礼!209 尾声我们回家吧

  
  乔蓦觉得,这一吻,足有一个世纪。
  应彦廷缓缓都离开她的唇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有些疲软,幸好应彦廷把她拥在了怀里。
  乔蓦没有再挣扎,低着眼,轻轻咬着自己此刻樱红丰润的唇瓣,没有说话。
  “我回家吧,好吗?”
  应彦廷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颊,以讨好的语气道弛。
  乔蓦沉默着,良久,她才抬起浓密的长睫,认真地望着应彦廷。
  应彦廷亦深深注视乔蓦嗄。
  “明天,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今天在机场胳膊跟你说的话……他们都知道了我这辈子已经决定赖定你,你觉得以后还有可能有谁会愿意嫁给我吗?”
  “你说的是真的吗?”乔蓦突然这样问。
  “嗯?”
  “你说……你爱我。”这一刻,乔蓦目光愈加专注地凝视应彦廷俊逸的脸庞。
  应彦廷禁不住低头又在乔蓦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毋庸置疑……小蓦,我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我自己的心。”
  在应彦廷说完这句话之后,乔蓦渐渐红了眼眶。
  应彦廷愈加把乔蓦拥紧,疼惜地道,“怎么了?”
  乔蓦摇了下头,声音带着略为重的鼻音又道,“所以,你那时候决绝跟我分开,是因为知道我身体的情况,是吗?”
  应彦廷的喉结动了一下,似乎有股艰涩堵住了他的喉咙,他的嗓音微微沙哑,“那晚顾颐寒来跟我说你和傅思澈可能有关系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但我心情复杂不是因为得知这个事实,而是因为我直到那个时候仍以为你和傅思澈是兄妹……谁也没有想到,那晚我刚准备回房间,盛华就告诉我说商子彧要见我,基于商子彧是你的朋友,我便见了他,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商子彧居然查到了我曾经调查过心亚孤儿院的事,这就意味着,他可能知道我一直以来都只是把你视作是傅勤华和傅欢的女儿在对待。”
  “所以你是因为子彧查到这件事,才跟我分开的?”乔蓦有些意外地问。
  “在把你从傅思澈那里救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根本就不能没有你,因为当我看到傅思澈的手下拿枪指着你的时候,即便明知道傅思澈不会对你开枪,我的心还是像停跳了一样……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早在不知不觉中,我对你已经付出了真正的情感,原来早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不能没有你……所以,从把你从傅思澈那里救回来后,我就发誓,未来的日子,我将尽我所能,弥补你,照顾你,用我这一生来照爱护你……”
  顿了顿,应彦廷才接下去道,“商子彧找上我的时候,我深知他一定会将这个事实告诉你,我很想在商子彧之前就把事情跟你说清楚,告诉你我的真实想法,但是,一直以来欺骗你的自责和愧疚让我没有办法去你的面前辩解……那一刻我才知道,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乔蓦的眼眶愈发的泛红,声音也跟着微涩,“你不是不在乎我,你只是过不去心底的那关,是吗?”
  应彦廷轻轻叹一声,仿佛还沉浸在当时的愧疚和自责之中,悲伤地道,“我想,你如果知道事实,你根本就不可能原谅我,与其让你知道事实痛苦万分,不如我主动跟你提出分手……也许这样,对你来说会好受一些。”
  这一秒,晶莹的泪液,从乔蓦的眼角逸出,慢慢滑落至脸颊,乔蓦双眸迷蒙地望着应彦廷。
  “对不起,小蓦……一切都是我犯的错。”应彦廷疼怜地将乔蓦脸颊上的泪液拭去。
  乔蓦艰涩的声音又道,“你会调查错误,是因为,妈妈的确曾经去孤儿院收养了爸爸和傅欢的孩子……但你并不知道,妈妈去收养的时候,傅欢的女儿其实在孤儿院就已经过世了,而你没有调查到这件事,是因为妈妈要孤儿院的院长隐瞒了这件事,妈妈怕日后爸爸查到这件事的时候会伤心,所以要孤儿院的院长永远隐瞒……”
  没有人知道妈妈有多爱傅勤华,如果不是妈妈这一年精神受到刺激而不时自言自语说出一直放在心底的话,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所以,应彦廷怎么可能查到这件事呢?因为,全世界只有她的妈妈和院长知道,而现在那孤儿院的院长都已经过世。
  这件事只能说太巧合,巧合得没有丝毫的破绽。
  乔母在临生产的时候去孤儿院收养傅欢的女儿,没想到傅欢的女儿已经过世,而那天晚上乔母刚好就生下了乔蓦。
  因为这样的巧合,应彦廷在调查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认为乔蓦是傅欢的女儿。
  应彦廷沉默了下来。
  乔蓦轻轻咬了下唇,“不过,就算事实如此,也不能说明你这样做是无罪的……因为就算我真的是傅欢的女儿,你也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无辜的女孩。”
  “我知道,但过去我认为我的人生不需要有仁慈和宽恕,因为过去从来没有人真正对我仁慈和宽恕过,就连我的亲生父亲,他都没有给我一点的关爱……所以,我无所谓成为一
  tang个罪恶的人,我要的就是得到我想要的结果。”在良久之后,应彦廷这样回答乔蓦。
  应彦廷话底的悲伤,让乔蓦的鼻子微微的酸涩,她竭力保持着平静的声音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呢?难道雅如姑姑不是真心地疼惜你的吗?还有应妍,她一直很尊敬和喜爱你这个哥哥,还有姐夫……”
  “是啊,可惜的是,过去我无法看到这些,我脑海里所看见的,只有我母亲的惨死,我父亲的狠。”应彦廷幽幽地叹息了一声,“只可惜,现在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已经失去了我最爱的人对我的信任。”
  这一刻,应彦廷凝注着乔蓦,曜黑的眸子是那样的悲伤。
  乔蓦敛下了眼帘.
  没有人知道,只有乔蓦自己清楚,她此刻是否打算原谅应彦廷。
  “如果你执意要离开我的话,我终究是不可能把你强硬地留在我的身边的,但,我真的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应彦廷一瞬也不瞬地深深注视着乔蓦淡漠的面庞,缓缓地道,“我是真的不能没有你。”
  如果不是亲耳听见,乔蓦绝不会相信一向自负骄傲的应彦廷会如此的恳求,她慢慢地抬起了眼眸,泪雾再一次迷蒙了她的双眸。
  应彦廷久久都没有说话,他在等待乔蓦的决定。
  机场的大屏幕上,他们对望着彼此。
  乔蓦想起了她在毛里求斯时看到的一条新闻,应彦廷和林益阳父女召开记者会的那天,因为晚上的时候受到袭击,应彦廷和林益阳都受了很严重的伤,坊间传说应彦廷和林益阳是受了枪伤,是应家的人为了阻止林益阳加入应氏集团而做的,据说那晚应彦廷被送去急救室整整抢救了一夜,而林益阳则在那夜就过世了……
  她那时候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如今知道应彦廷才是救她的那个人,她突然意识到,应彦廷的那次受伤,可能是为了她,而林益阳的死,可能跟她体内的那种药有关。
  所以,她要拒绝可以不要命去救她,但因为小时候所经历的痛苦,内心扭曲而去欺骗她的他吗?
  “失去了你,我现在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已经没有意义。”应彦廷再次低落忧伤地道,“但如果你真的决意要放弃我,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乔蓦一直控制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再次不争气地滑落下来。
  她爱这个男人……
  不管过了多久,不管他们之间相隔多远,她一直清楚这个事实。
  那怕恨他,依然爱他。
  眼泪更加肆无忌惮的滑落,终于,乔蓦伸出双手将应彦廷抱住。
  这一刻的应彦廷宛如突然从地狱到了天堂,他回应着乔蓦,紧紧地抱住她,再也不想放手。
  她靠在他的怀里,嗅着他独有的好闻的男性气息,哽咽着,最后道,“跟我说,你爱我。”
  “我爱你。”
  她哭泣着,“我还要听。”
  “我爱你。”应彦廷疼惜地亲吻她眼角的泪液道。
  “我要你一直跟我说……”
  “我爱你……小蓦……我爱你……
  她开始失声抽泣,在他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句的时候,她抬起头,满脸泪痕地望着他,破涕为笑道,“好了……我们回家吧,你现在好傻!”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血战钢锯岭| 广州马拉松| 无名之辈| iphone| 黄子韬| iphone| 海绵宝宝| 徐冬冬饰演小龙女| 苏炳添无缘决赛| 刘亦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