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两世欢,高门女捕》 最新章节: 第三卷鸳鸯谱(二零九)(05-28)      第三卷鸳鸯谱(二零八)(05-28)      第三卷鸳鸯谱(二零七)(05-28)     

两世欢,高门女捕11 )

  侍从听阿原提到老贺王的案子,也不敢拦阻,踌躇片刻,说道:“大小姐既如此说,不如越性等上片刻,等属下找回王爷,商议了再一起行动可好?”
  阿原道:“好是好。只怕等他到时,我想找的人也跑了!”
  侍从忙道:“我会速去速回!”
  跟着老贺王身经百战的侍卫果然与众不同,惟恐晚了片刻便误了阿原的大事,话音落下,人已飞奔而去,堪称疾如闪电。
  阿原抚额道:“你跑得再快又有什么用?难道慕北湮会在丁家门口等你?妲”
  她拍了拍兀自不安拍着翅膀的小坏,“怕成这样就别在这里碍事!去,帮找北湮去!”
  小坏乌溜溜的眼睛瞪她,茫然不解。
  阿原叹道:“找北湮,慕北湮!慕北湮!就是小贺王爷,你家姑爷!禾”
  小坏听得“姑爷”二字,立时昂起头来,一扑翅膀便飞了出去,端端正正飞往慕北湮离开的方向。
  阿原瞪大了眼睛,“这鹰成精了!不然就是小鹿附体?”
  原府侍奉阿原的侍儿众多,小鹿常常插不上手,虽然地位不清闲得很。小坏凶猛,却只认得小鹿,于是小鹿便时常跟小坏说话儿,提到慕北湮时,一口一个“你家姑爷”,再不料小坏别的听不懂,却已晓得慕北湮就是它家姑爷……
  ------------------
  小坏的姑爷已被萧潇引入药铺的后院。
  左言希听得他来,已快步迎出,皱眉道:“北湮,你怎么来了?”
  慕北湮不答,步入房中看时,景辞坐在临窗的竹榻上看书。他的手边有碗药,已经没有半分热气,大约早就凉了,却一口都没动过。
  他淡淡瞥了眼左言希,并未起身,闲闲地继续翻着书。他的面容清瘦,气色也不大好,但眉眼清凉而坚毅,并未因病痛显出孱弱来。
  慕北湮看到他这样的眼神便忍不住地嫌恶。
  当日他戏弄阿原一回,景辞设计擒他,将他吊在臭不可闻的茅厕中时,便是这样清凉可恶的眼神。
  也为他的可恶,升宁长公主遇害后,他特地唤出慕北湮,问他为何执著要娶阿原时,慕北湮很恶意地说只是想报复他。
  不论景辞对阿原究竟是怎样的感情,至少他是真的不想其他男人碰她。只为慕北湮向阿原下了药,都不曾做什么,便能那样对他,那如果慕北湮娶了她呢?还是借着皇命光明正大地娶了她,爱怎么碰她便怎么碰她呢?
  慕北湮原以为景辞羞怒之下必会大发雷霆,谁知景辞安静了许久,才低低答他一句:“若你因那次之事怀恨在心,我向你道歉。我怎样报复你,你也可以怎样报复我,我承受便是。但请你善待阿原。否则,我不饶你!”
  慕北湮当时听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景辞言语间虽未示弱,但已说得很明白。他在为上次之事道歉,并愿意接受慕北湮的报复。
  于是,他曾将慕北湮挂在茅厕熏了一整夜,慕北湮可以报复回来,将他也挂在茅厕里熏上一夜?
  但慕北湮旋即想起,他若敢这样做,梁帝指不定会剥了他的皮把他丢茅坑里活活淹死。
  于是,慕北湮对景辞的大度嗤之以鼻,再不曾当真。
  于是,那次关于阿原终身的交谈,两人不欢而散。
  ---------------------
  左言希已紧跟着走进来,追问道:“北湮,你怎会知道这里,追到这里来找我?”
  慕北湮反问:“你又怎会在这里?”
  左言希皱眉道:“经营这药铺的吕大夫与我亦师亦友,对端侯所患的这类病症颇有心得,所以带端侯过来住几日,方便就近诊治。”
  慕北湮冷笑,“就近诊治?是就近跟你的心上人姜探姑娘相见吧?”
  景辞眸光闪了闪,终于看向左言希。
  显然,左言希也不曾说起过此事。
  萧潇倒了盏茶,倚在门边,一手抱肩,一手持着茶盏慢慢喝着,算是在为众人守望,却能将众人神情尽收眼底。
  左言希面庞泛红,尴尬之余便也有了几分羞恼,“北湮,你跟踪我?”
  慕北湮怒道:“你天天跟在大贵人身后摇头摆尾,我得多犯贱才有那心跟踪你?我盯的是韩勍,发现有人鬼鬼祟祟跟他来往,顺便跟着那人小轿走了一回,不想盯到郢王心腹丁绍浦家,正见姜探下轿,然后和你牵着手进屋……”
  他恨恨地盯着左言希,“你在丁家等候,足见得你早就知道,姜探还有一重身份,是丁绍浦的女儿,是郢王的人……那么,在姜探一再出现在先前那些案子里时,你就该知道她,或者说郢王,与父亲被害有关?你还帮她?一而再地帮她?甚至回京后还在跟她暗通款曲?”
  左言希面色已由红转白,“你……还在查韩勍?查义父遇害的案子?”
  慕北湮斥道:“别和我提什么义父!你不配!再怎么谦恭孝顺受人称赞,你都不配!你唯一的那重身份,就是那个参与害我父亲的小贱人的情人!还义父……你别他妈恶心我了!父亲瞎了眼才收养了你这么个畜生!我瞎了眼才把你当兄弟!什么狗东西!”
  景辞、萧潇都不由凝神看向左言希。
  慕北湮喝骂得虽狠毒,一双桃花眼却幽光闪过,紧紧盯着左言希,分明在等左言希的解释。
  左言希但抿着唇沉默好久,才轻声道:“我对不起义父。”
  慕北湮愕然,胸口恶怒登时翻涌而出,连骂都骂不出,抬起腿来,狠狠一脚踹在左言希胸腹间。
  左言希虽有武艺在身,居然不躲不闪,生生受了他大怒之际的一脚,立时被踹得飞了出去,沿着墙边滑落,口角竟已渗出血来。
  萧潇眼见闹得大了,慕北湮还欲冲上去揍人,景辞冷冷看着,竟没有插手之意,忙要放下茶盏去阻拦时,忽听身后风起,尚未及回首,已见小坏扑进屋来,翅羽扫过他手边,恰将他的茶盏打翻在地。
  萧潇知这扁毛畜生莫名地恨他入骨,偏又是阿原的心肝宝贝,伤它不得,忙退出数步,留意防范时,小坏已越过他,一径飞向慕北湮,歇到他肩上,傲娇地睥睨众人,倒也没有找萧潇报仇的意思。。
  慕北湮一凛,顾不得再揍左言希,忙问道:“小坏,你怎么没跟阿原回去?阿原呢?”
  小坏扑了扑翅膀,看他一眼,似有些得意的模样,却再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正如慕北湮完全不晓得它想表达什么。
  但小坏无论如何都不该忽然出现在他身边。
  景辞终于站起身来,盯着慕北湮,“难道你拉着阿原一起在查你父亲的案子?”
  慕北湮虽担忧阿原,却一万个看不惯景辞这气势凌人的模样,怒道:“我拉她一起查案怎么了?我们夫妻一体,不论富贵忧患,同进共退,天经地义!我的父亲,她的公公,一世英雄,岂能死得如此不明不白?我再不成器,也不会是左言希!我会不惜代价查到最后!”
  景辞听他说起夫妻一体云云,竟似被人当胸射了一箭般连退数步,正退到案边,俯首看向案上那碗凉了的药。
  他端起那药碗,仰脖饮尽。
  萧潇记挂阿原,只得先丢开左言希,大踏步奔了出去。
  刚踏出门槛,便听得墙头有人惊喜叫道:“王爷,可找到你了!我就晓得小坏也在找你,跟着它果然找到了!”
  萧潇忙抬眼,已辨出那个攀在墙头向院内张望的人正是自己的侍从,忙问道:“你怎么来了?阿原呢?”
  侍从跳下墙来,奔上前急急禀道:“原大小姐让小人转告王爷,谋害升宁长公主的凶手,就是当日出现在说书人屋里的那个黑衣高手。现在那人就在乔立府上,她要进乔府探探,看清那人真面目。”
  慕北湮失声道:“乔府?她怎会去乔府?”
  侍从道:“那位姜姑娘在言希公子离开不久便又出门,我们跟了一路,跟到了乔府。”
  他迟疑了下,又道:“那凶手应该武艺极高,小坏发现后立刻躲了回来,根本不敢照面。小人虽劝原大小姐等找回王爷商议后再行动,但原大小姐怕错失机会,不一定愿意等。”
  ---题外话---
  评论区终于好了,大家可以留言了……看不到你们说话有点寂寞。
  当然,写书本来就是件寂寞的事,尤其对于我这个笨笨的作者来说。
  大家后天见!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辛普森一家| 逃出生天| 国足抵达菲律宾| 废柴老爸| 孔子| 42岁何琳罕见晒照| 知网| 今日新鲜事| 肖华再发声明| 我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