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天阙录,仙师妙徒》 最新章节: 第四百六十七章父子争宠(05-28)      第四百六十六章我不想要后爹(05-28)      第四百六十五章冥王与龙神的较量(05-28)     

天阙录,仙师妙徒467 父子争宠

  随着姚青黛的离去,四海龙神和冥王也随之离开了昆仑山,百草仙君见花楚颇有医术方面的天赋,于是收入了门下教导,虽然说是无聊打发时间,却也都尽心教导了。
  祝一夕一觉睡了两天两夜,无极圣尊一直在边上守着,一如他所预料的一样,果然她再醒来之后,又忘了记起来的一切,又是那样淡而生疏的目光镑。
  “我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四下打量,问道。
  无极圣尊很快收敛起眼底的失落,给她取了外袍披上,耐心解释道,“你中的蛇毒发作了,昏睡了好多天,我们只能回玉阙宫找百草仙君了……”
  祝一夕看着他的样子,噗哧一声笑出来,而后踮着脚,仰头吻上了他的唇,狡黠地笑道,“骗你的,我可没有睡忘了。”
  无极圣尊怔了怔,又气却又无可奈何,长长松了口气道,“你又装睡了?栩”
  百草仙君说她不会再忘的话,当然是他编来骗她的,可她一觉睡了两天,醒来却并没有忘记所想起来的一切,他不禁要怀疑,她这两天根本就是装睡的。
  “哪有,不是你说你我不会再忘了。”祝一夕奇怪地看了看他,一头歪在他的胸膛,享受着此刻难得的相依。
  自己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忘记,她比他更加欣喜,可是他这么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又是几个意思,敢情是希望她什么都不要记得?
  无极圣尊这才信了她的话,而且这两日她的呼吸脉象,也确实是熟睡的,不可能是假装出来的,不过她还没有忘记,对于他而言,也确实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飞林准备了午膳,都是你爱吃的菜,快些洗漱了过去。”
  祝一夕撅了撅嘴,仰头问他道,“我没忘了,你好像有点失望?”
  无极圣尊伸手整理着她睡乱了的头发,失笑,“哪有?”
  “可你也没见有多高兴。”她闷闷地嘀咕道。
  “我当然很高兴。”无极圣尊道。
  “那你有想我吗?”她眉眼含笑地追问道,记得过去的她,早已习惯了这种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自然也就没有了以往的羞涩忸怩。
  “非常想。”无极圣尊整理好她的头发,扶着她的肩,让她转过身去洗漱。
  他只是心态平和了,不管她记得,还是忘记,他都不想再强求,只要她安好地在他身边就足够了,可没想到自己的反应,倒让她起疑了。
  祝一夕很配合的洗漱完了,欢喜地跟着他出了门,看到一直守在园中的燕丘,打了招呼,“要一起用午膳吗?”
  燕丘微愣了片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便道,“不要。”
  她没有像上次那样睡一觉就忘了所记起来的事,现在跟着他们去用早膳,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他倒像是多余的,他不去受那刺激。
  她现在没有再忘了,是不是以后也不会再忘了,是不是……他也就再没有与无极圣尊公平竞争的机会了。
  毕竟,只要她记起过去,她心中所爱慕的就只会是无极圣尊,不管他如何努力,也无法去动摇他在她心目中的位置,这种感觉……真是让他好不甘心。
  无极圣尊并没有阻止两人的搭话,耐心在一旁等着,等到她打完招呼了,才一同离去。
  祝一夕一路偷瞄他几眼,见他一直不说话,才忍不住问道,“你不吃醋了?”
  以前,但凡她多看了燕丘一眼,那醋坛子翻得,十里地都能闻到酸。
  “我何需同他计较。”无极圣尊风度十足地说道,他知她心在他身上,何必去计划这些小事。
  祝一夕听罢,小声咕哝道,“以前还觉得,你吃醋的样子挺有趣呢。”
  无极圣尊略有些心塞,以前他计划太多,她说他心眼儿小,现在大度一点不计划,她又嫌他不够在乎她,谁来告诉她,女人的心思怎么会这么难以捉摸。
  “那是他现在比我有趣了?”他黑沉着脸,追问道。
  祝一夕尴尬地愣了愣,干笑道,“没有,你最有趣,你最有趣……”
  她就说嘛,他就不可能是大度的人,才两句话就本性暴露了。
  无极圣尊唇角无声勾起,顺手捉住她的手牵着,纵使他一再努力着让自己不要太过计较她与燕丘之间的关系,但身为男人明知道
  tang对方对自己的女人虎视眈眈,他没有危机感是不可能的,何况他们已经是过命的交情,对方穷追不舍,差只差一个点头接受对方,这样的情敌面前,他焉能不着急。
  “娘亲,娘亲……”小亓霁远远看到他们,小跑着奔了过来。
  祝一夕想要抱起他,才发现,现在自己这小身板,已经很难抱得起壮实的儿子了,无极圣尊将他拎开,“多大的人了,自己长了腿,自己走。”
  小亓霁冲他做了个鬼脸,牵住了祝一夕另一只手,“娘亲,你怎么睡了这么久,圣尊爹爹还不准我去看你。”
  “你太吵。”无极圣尊毫不客气地道。
  小亓霁听罢,小脸真是垮得厉害,朝祝一夕道,“他真的是我爹爹吗?”
  祝一夕失笑,“应该是的。”
  “昨天交待你的功课,做完了?”无极圣尊板着脸,询问道。
  他也年纪不小了,不能再让她虚耗光阴了,该学的东西,得让他慢慢学了,不能总像个长大的孩子在他们身边生活着。
  “做好了,燕丘大叔教我的。”小亓霁忙回道。
  无极圣尊听了,脸色更加难看,“不是让你问百草仙君,你跟着他瞎学什么?”
  他怎么养了这样吃里扒外的儿子,他一个不留意,他就跟他情敌混在一起了。
  “燕丘大叔比百草叔叔教得好啊。”小亓霁看着他黑沉的面色,佯装不知地说道。
  他太了解圣尊爹爹的心思了,只要他和娘亲一跟燕丘大叔走得近了,他一准炸毛,什么风度都没有了。
  谁让他现在天天守着娘亲,一点都不照顾他,还不准他去见娘亲。
  祝一夕瞟了一眼无极圣尊难看的面色,不由觉得好笑,这都活了几千年的神仙了,怎么性情这么别扭。
  “我记得,我跟你说得清楚,那些功课最好自己完成,实在不会才去请教人。”无极圣尊冷着脸,跟儿子说教道。
  他顾着她这边,儿子就跟燕丘凑一块儿了,顾着儿子那边,燕丘又纠缠上她了,可这哪边他都不能让的,却实在是防不胜防。
  “是你自己不教我,燕丘大叔才帮我的。”小亓霁理直气壮地说道,虽然他确实是站在他圣尊爹爹一边的,但他再这么限制他见娘亲,他得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选择了。
  “你……”无极圣尊气结,这到底是他儿子,还是来跟他讨债的,小时候养得那么乖巧,怎么从她一回来了,他就事事要跟他拧着来才甘心,让他过几天一家和乐的日子就那么难吗?
  祝一夕见情形不对,忙对儿子说道,“霁儿,快用膳,一会儿娘亲看你的功课学得怎么样了?”
  一般情况,不都该是父慈子孝吗?
  他们两个,怎么就不对盘了。
  小亓霁这才听了她的话埋头用膳,没有再理会无极圣尊,早早用完膳,便拉着祝一夕离开,根本无视了面色难看的无极圣尊。
  “娘亲,你现在都不喜欢和霁儿在一起了,你是不是不喜欢霁儿了?”小家伙仰着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可怜巴巴地问道。
  先前,是娘亲想不起圣尊爹爹,所以他才把时间让给他,现在娘亲想起来了,他才不会再帮他了。
  祝一夕听罢,顿时心疼地揉了揉儿子柔软的头发,道,“娘亲怎么会不喜欢霁儿,娘亲是最喜欢霁儿的,永远都是。”
  仔细想想,似乎最近,她确实陪儿子的时间少了些,顿时满心愧疚。
  “娘亲,你骗人,你喜欢霁儿,可是你天天都是陪在圣尊爹爹身边,都不来看我……”可是,话还没说完,便被悄然走在后面的无极圣尊无情地戳破。
  “亓霁,你几百岁了,别再学着孩子一样撒娇。”
  小亓霁愈发往祝一夕身边凑得厉害,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眼里,这让祝一夕这个当娘的更是心疼坏了。
  “娘子还小,你凶他做什么?”
  无极圣尊气得牙痒,他还小什么小,都好几百岁了,暗地里鬼精鬼精的,就在她的面前顶着张儿童脸卖萌撒娇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比特币| 巴黎烟云| 金陵十三钗| 章子怡李安相聚| 废柴老爸| 粮食安全白皮书| 美国加州爆发山火| 红海行动| 罗永浩向老同事道歉| 红海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