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有风自南》 最新章节: 第302章共老(完)(05-28)      第301章共老(05-28)      第300章共老(05-28)     

有风自南302 共老(完)

  她本能地去推他,两只手腕被他捉住,他咬着她的耳朵,呼吸已乱,“南儿,今天你可以不用克制了。”
  许自南一愣,旋即明白他的意思芾。
  一直跟女儿睡一个房间,怕吵醒女儿,所以总是很克制自己。
  被他这么一说,有心要反驳他几句,然而有心无力,对他,她何曾有过抵御力?
  犹记得,与他新婚之初,她会晕他的味道,只要他一靠近,她便晕晕乎乎不知东南西北,几年过去,早已经习惯了他的靠近他的亲昵,可是,还是会在他的气息里沉醉,就像此刻,分明前一刻是想给他点颜色看看,但却莫名其妙沦陷在他的热度和温柔里。
  后来,到底是如了他的愿,不曾克制,也不愿克制,许久没有过的畅快淋漓,以致,最后他一双亮灼灼的眼睛在黑暗中含笑看着她的时候,她有一瞬不愿与他对视的窘迫,情不自禁往被子里躲,却被他提溜了出来,压进怀里,他低低的笑声在头顶回荡,那样的笑声在透露着一个信息:满足枞。
  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满足,她知道,是对生活现状的满足。
  而她,又何尝不是呢?
  全身绵软,双臂终究搂住了他的腰,轻轻掐了掐他腰上的肌肉,而后便是更深的相拥,那一刻,便是一生所有了。
  迷蒙间,依稀记起今晚他没有戴T,然而这个念头仅仅只是在脑中掠过,便睡着了,潜意识里似乎是觉得,那又有什么关系?
  很累,所以睡得很沉,第二天被只软绵绵的手在脸上摸来摸去的摸醒,还有一只小脚隔着被子在她怀里蹭啊蹭,她微闭着眼都笑出声来,除了她的恩恩宝宝还会有谁?
  睁开眼,眼前一大一小两张如出一辙的脸,连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的弧度都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晏暮青的眼角已经有了纹路,而恩恩却有着傲人的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的皮肤。
  这样的差别便叫做岁月吧。
  大叔眼角那些皱纹,不深,浅浅的,却足以触动她心里某根弦,莫名有些心疼起来,这三年来,他对她母女二人的疼爱深深浅浅浮上心头,一时感动。
  “醒了?早上好,老婆。”他低声笑说。清晨的嗓音里有说不出的磁性性感。
  她惺忪了眼,右臂压着被子,光裸的左臂伸出,一曲,勾下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早上好,晏先生。”
  虽然她也曾属于豪放派,在吃他这个问题上从不含蓄,可是,自从有了恩恩,这样的主动又温情的时候就少了许多,以致,晏暮青一时有些受宠若惊了,并私下里以为,是自己昨晚表现优良的功劳,让老婆颇为满意使然,暗地里下了决心,要再接再厉不负妻望。
  两人心中各有所想,一旁的恩恩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心中有意见了,妈妈亲了爸爸,却没有亲她?妈妈早上醒来总是先亲她的?
  她着急了!肉呼呼的身体往爸爸妈妈中间挤,还嘟着嘴提意见:妈妈,亲亲!妈妈,亲亲!
  许自南和晏暮青相视大笑起来。
  她抱着女儿,在女儿软乎乎的脸蛋上连亲了三下补偿,恩恩终于心满意足了,和妈妈躺在一起,蹬着小脚,“妈妈,爸爸说今天去玩!”
  “好啊,去哪里玩呢?”她看着女儿发亮的眼睛,觉得这双眼睛越来越不像晏暮青了,或者说形似,却神不似,虽然和晏暮青的一样亮,但是晏暮青的眼神是持定的,深沉的,而女儿的眼神却是跳脱的,活跃的,尤其两眼发光的时候,一定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或者鬼主意了……
  “爸爸说去游乐场!”恩恩一字一字地,把游乐场三个字咬得很清楚。
  她看向晏暮青,恩恩只去过一次游乐场,却爱上了那个地方,晏暮青很少拂女儿的意,唯独这件事,不太允许,因为游乐场人太多,太嘈杂。
  说起游乐场,许自南不得不又想起一件事,因为女儿如此喜爱游乐场,壕大叔差点又想自己弄个游乐场供女儿一个人玩了的,许自南好说歹说阻止了,游乐场游乐的意义不仅仅在玩那些个项目,人多也是乐趣之一,想想一个人坐过山车有什么意思?而且,虽然晏暮青爱女儿的心她懂,也理解,但是,他不可能把女儿隔绝起来,总要让她接触外人接触社会的,难道他还打算专为女儿办幼儿园?办小学中学大学?就算他有这个财力,也是不现实的啊!
  一番苦口婆心,才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晏暮青面对许自南询问
  tang的目光点点头,表示恩恩说得没错。
  她不禁笑了,真是难得,这也算是开恩了!
  恩恩已经在催促了,“妈妈妈妈快起床!我们去游乐场玩!”
  起床?她现在怎么起床?全身什么都不穿怎么起?她下意识地瞪了晏暮青一眼,都是他干的好事!
  晏暮青接受到她的眼神,大笑,抱起女儿,“恩恩,我们楼下去等妈妈,让妈妈起床。”
  “不要!”恩恩踢着小脚,“我要看妈妈穿好看的裙子,要看妈妈化妆!”
  小臭屁,这么点大就知道臭美!
  晏暮青抱着她毫不犹豫往外走,“是吗?听说今天冯婆婆做了你最爱吃的红豆江米糕。”
  “真的?我要吃!”
  而后,便是父女俩走远的声音。
  所以,一个美丽的妈妈还是没有江米糕的魅力大……而且恩恩最爱吃的东西也实在太多了些……
  许自南无奈地笑笑,起床!
  晏暮青这次带她们娘俩去的游乐场,就是他们曾在某个中秋去的江对面那家,恩恩还是第一次去,当然,恩恩也是第一次坐船,对于水上这个交通工具充满了好奇。
  许自南有一种预感,晏暮青很快就会买船或者游艇了……
  四年不曾来这里。
  四年前,是许自南一个人坐遍了所有的游乐项目,晏暮青在一旁看得发痴,而今天,许自南没有去玩,只是让晏暮青带着恩恩去,她在一旁给他们父女俩拍照。
  看着镜头里的两个人,她更多的注意力却在这个男人身上。
  童年时的愿望,他终于实现了,也不再有阴影了吧?看着他和女儿对视时眼睛里灿烂的笑意,哪里还有当年的恐惧和迷惘?
  此刻的她,心里满满的,全被他的笑容充实着。
  爱一个人,就是像她这样,不管看了多少年,还是会盯着他的某个侧颜,某个笑脸,某个瞬间发呆,一如当年餐厅里看着他为她挑鱼刺时的侧脸而怦然心动的心境一般,而此时,何止是心动……
  越是岁月流长,越是目光缠绵,她真舍不得将眼神从他脸上移开啊!爱他,崇拜他,贪恋他,曾经那个不情不愿穿上嫁衣的许自南,你可想到有一天你会深陷至此?
  看呆了的她不曾留意,有人边走边退,最后撞到了她身上,差点把她手机撞掉。
  保镖们迅速朝她围拢,而她也回头一看,震惊,竟然是笑笑!
  “笑笑!”她失声叫出来。
  笑笑显然也吃了一惊,不过,反应比她平静多了,“不好意思,没注意,不是故意撞你的。”
  她摇摇头,却不知道该跟笑笑说了什么,显然,笑笑亦然。
  迟疑了半天,她才问出一句话,“你……最近好吗?”
  对方笑了笑,“挺好的。”
  笑笑的目光已经越过她,看到不远处正带着恩恩玩的晏暮青了,“看来你也挺好的。”
  “是的。”许自南答道。很多人再见面,也只有一句“你好吗”可以说了……
  “来游乐场玩?”笑笑问她。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啊!笑笑不过没话找话罢了!
  “是的。”她道,而后一样尴尬地问,“你也来玩?”
  笑笑的回答却和她的不一样,“不,我在这里做事。”
  “做事?”当游乐场员工吗?
  “是的,那边开了一家甜品店,我在店里帮忙。”笑笑说。
  甜品店?关于甜品店的故事太多了……
  笑笑耸耸肩,“是的,甜品店,要不要去试试?双皮奶很不错。”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gucci| 哈士奇| 向佐怼滕华涛| 巴勒斯坦| 窦骁| 美国男篮名单| 哈士奇| 窦骁| 日本重启销售华为| 数字人民币初露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