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我欲封天》 最新章节: 新书《三寸人间》发布(05-29)      新书《一念永恒》上架啦(05-29)      我的新书《一念永恒》正式发布(05-29)     

祝我的兄弟姐妹新年快乐红包送你们

  
  当初孟浩答应他,封印千年,将其释放,如今,孟浩完成了承诺,右手抬起一指,立刻无中生有,在那第九至尊的魂外,瞬间就凝聚出了肉身。()
  这一幕,看到的四周众人心神震动,对于超脱,更为渴望。
  “多谢大人!”第九至尊大声开口,他心底激动,更有苦涩,当年他踌躇满志,本以为可以在降临后,开创一个辉煌,可却没想到被孟浩夺魂,代替了身份。
  此刻千年时间,对方已是超脱,而自己还是九源。
  可他不敢有丝毫怨气,跪在那里,不断的拜下。
  “愿随我者,半个月后,苍茫星外,我等你们。”孟浩看了眼众人,大袖一甩,身体向前一步走出,刹那消失。
  在他走后,此地众人纷纷起身,相互看了看后,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感慨,很快的,他们就化作长虹,直奔远处,回归苍茫星。
  孟浩独自一个人,走在星空中,他循着自己当年在山海蝶外,被鹦鹉传送走的记忆,寻找当初自己所在的位置。
  他要找的,是自己融合青铜灯的位置,他要找的,是……皮冻最后一口气消散的位置。
  因为,只有找到了那里,他才可以有最大的把握,逆转苍茫星空,将皮冻……复活!
  这是要从罗天意志内,强行的将皮冻的魂夺回来。
  数个时辰后,孟浩身体出现在了一处区域,在这里,他凝望了片刻,神色里有些悲伤,更有期待。
  他感受到了,此地,就是皮冻最终化作铠甲保护自己,自身却死亡的地方。
  孟浩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一副干瘪的石甲,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鹦鹉也飞出,与孟浩一样,在那悲伤与期待中,它望着那套石甲。
  孟浩小心的将这套石甲慢慢放下,放在了皮冻当初死亡的地方,他眼中精芒一闪,双手掐诀,向着两边轰然一挥。
  这一挥之下,星空轰鸣,层层波纹以那石甲为中心,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扩散。
  孟浩目露奇芒,双手掐诀间,他神色凝重,直接展开了禁法,一道道禁法施展后,直至第九禁出现的瞬间,孟浩右脚抬起,向着虚无狠狠以踏!
  “以我孟浩之名,改动规则,逆转时光,颠倒星空,于那时光长河内,皮冻之魂,还不归来!”孟浩声音带着某种奇异的力量,言出法随,轰鸣间,这四周的规则与法则,刹那间扭曲,在孟浩的面前,如同被剥夺了罗天的意志,成为了孟浩的道。
  这所有的规则与法则,化作了一条条丝线,缠绕旋转时,轰轰之声回荡,一条磅礴的大河,凭空出现,那河不是由水组成,而是由整个苍茫星空内的无数的时光碎片形成,奔流而去时,河水里还有不少狰狞的凶兽,尤其是一尊足有数万丈大小的鳄鱼之兽,从河水内扶起时,如同一个小岛。
  “是谁如此大胆,竟敢施展禁法,扰乱时光长河,犯下滔天大罪,要被时光融化,被拘禁万万岁月,本尊不予轮回!”那巨大的鳄鱼低吼时,身体浮现出来,声音如雷霆,仿佛仙神,有威压扩散,至高无上,可眨眼间,在这鳄鱼看清了孟浩后,却是猛的睁大了眼。
  它身体颤抖了一下,倒吸口气,险些不稳,骇然恐惧到了极致,它是无数魂魄凝聚所化,执掌时光长河,他在这之前没见过孟浩,可知晓这苍茫星空内,出现了第四位超脱之人,且与苍茫星空的意志有过厮杀,且不落下风。
  此刻一看孟浩,立刻就认出孟浩的身份,它身体哆嗦,赶紧换了语气。
  “大……大人……小的刚才没看清,那个……大人有何吩咐,小的赴汤蹈火,义不容辞。”
  孟浩神色平静,看了一眼这如鳄鱼般的存在,右手抬起向着时光长河一指,立刻这条河流刹那间凝固,居然静止下来。
  在静止的瞬息,整个苍茫星空的时光,也都受到了影响,瞬间全部静止,不管是什么存在,又或者是什么样类型的生命,哪怕是星光以及世界的运转,都在这一刻,直接静止。
  那鳄鱼心神一颤,这种强行凝固时光长河的神通,需要凌驾于一切规则之上才可以做到,此刻就算是他,也都无法移动身体,只有意识可以继续思维,他眼睁睁的看着孟浩右手抬起,隔着虚无,直接深入时光长河内。
  似乎在摸索,孟浩的眼前,立刻就出现了无数时光的碎片,这些碎片里有着整个苍茫星空内,无数年来发生的一切事情,那些驳杂的画面,可以让一个九源至尊心神被撑爆,唯有超脱之修,才可以用这种方法,逆转命运,改变一切。
  孟浩没有丝毫停顿,在这时光长河内寻找皮冻的魂,顺着此河,回到了千年前的这里,他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看到了皮冻化作的铠甲,也看到了皮冻在临死前,还不忘固定所化作的铠甲来保护孟浩的一幕。
  他更是看到了皮冻在死亡后,其魂飞出,眼看就要消散在虚无,孟浩双眼一凝,右手立刻抓去,一把就将皮冻当年即将消散的魂,直接轻柔的握住。
  这一切的过程,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当孟浩右手伸出时,他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缕魂。
  正是皮冻的魂,鹦鹉在一旁激动的望着这一幕。
  孟浩目中柔和,拿着皮冻的魂,正要将其融入皮冻当年化作的铠甲上时,突然的,一声怒吼从这星空内回荡,罗天意志,顿时爆发,要去阻止。
  孟浩的行为,对于罗天意志而言,是完全的挑衅,如同是在罗天意志的领地内,取走属于这片星空之物。
  死亡的存在,他们的魂,回归苍茫星空,而孟浩此刻的做法,是强行撕开一切,取走他想要之物。
  怒吼传出时,被静止的苍茫星空,立刻恢复如常,时光长河再次运转,那鳄鱼般的存在,哆嗦中没有丝毫迟疑,飞快的沉入时光长河内,再也不敢冒头。
  孟浩与苍茫星空之间的战争,他知道不是自己可以参与的
  求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斗鱼| 蜡笔小新| 西贝莜面村| 善始善终| 上海堡垒| 哪吒票房破49亿| 跨界设计师郭麒麟| 中国好声音2019| 中国梦| 破产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