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纨绔世子妃》 最新章节: 第1816章完美大结局(24)(05-30)      第1815章完美大结局(23)(05-30)      第1814章完美大结局(22)(05-30)     

纨绔世子妃1816 完美大结局(24)

  “啊,娘亲,原来您是不喜欢那个灵隐大师啊,您是不喜欢听和尚算卦念经吗?我也不喜欢。爹爹去找大师,我们去赏桃花,一举两得,好不好?”容凌继续央求云浅月。
  云浅月不知为何,最近总觉得懒,不想做什么,不想见灵隐大师是一方面,还有不想动弹是一方面,但是见容景要去灵台寺,容凌期盼的眼神,只能点点头,“好吧!”
  容凌顿时欢呼一声。
  容景伸手拉起云浅月,云浅月懒洋洋地站起身,三人出了紫竹院。
  春光日暖,京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谁家墙院有杏花、桃花、海棠花探出墙头,一派繁荣似锦,花香满城。
  马车出了城,来到清泉山,在山脚下停住,云浅月和容凌下了车,从侧山上山。容景的马车继续行进,来到正山门,灵隐大师正在等候,见他一人来到,心下了然,双手合十笑道:“看来老衲数年前给了皇后娘娘一卦让她不喜坏了,如今竟然连老衲的面也不照了。”
  容景微笑,“大师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灵隐大师大笑,请容景进入山寺。
  二人在禅房内下棋叙话,时光流逝,转换了身份的容景依然是容景,奔波东海数年未归的灵隐还是灵隐,忘年交相处分外融洽。
  灵台寺后山,果然漫山遍野开遍桃花。
  云浅月想起大婚的时候容景带她来时还没有繁殖这么多桃花,两三年不来,桃花更繁盛了些。举目望去,一片粉红。
  “果然很漂亮啊!”容凌欢喜地跳上桃花枝干上,小小的人儿,因为得天独厚的灵力,让他分外有优势,比一般三岁的小孩童灵活,几乎不用人操心看管了。
  云浅月看着他,他坐在枝头上,小小的脸和盛开的桃花辉映,比花还美。她笑了笑,刚想说什么,忽然眼前一黑,身子向地上倒去。
  “娘亲!”容凌眼睛睁大,吓坏了,一个高从树上蹦下来,似乎想接住云浅月,但他还是太小太小,如何真能接住她,眼看不但接不住,还会被砸住,他顿时傻了。
  身后一阵微风拂过,一抹青白的人影飘身而落,堪堪地接住了云浅月将要摔倒的身子。
  容凌“咦”了一声,好奇地向接住她娘的人看去,这一看,有些面熟,但是不认识,不由问道:“你是谁?”能千钧一发接住她娘亲,定然不是坏人。
  “我是容枫!”来人看了容凌一眼,目光温暖。
  容凌眼睛一亮,“是枫哥哥吗?我总是听我娘亲说你,娘亲说我该叫叔叔或者舅舅,不叫枫哥哥,但是爹爹说算起辈分来,你是他的子侄,要叫他一声叔叔的,既然都姓容,我流着的是容氏的血脉,当然不能如娘亲一样乱了称呼,自然喊你枫哥哥了。”容枫闻言愣了一下,笑道:“好,你就喊枫哥哥吧!”
  “枫哥哥,你突然出现接住我娘亲真好,你懂医术是不是?快给我娘亲看看,她为什么会晕倒?是不是像大舅舅说的,娘亲偶尔上不了朝,是因为昨夜被我爹爹给累坏了?”容凌小大人一般地忧心地看着昏迷的云浅月,“今日沐休,不用上朝,爹爹昨日是不是又累娘亲了?”
  容枫闻言想笑,但见云浅月昏倒,他一时笑不出来,伸手按在了她的脉上,须臾,面色一松,对等待他结果的容凌笑着解释道:“你娘亲是有喜了!”
  “有喜是什么?”容凌不解地问。
  “有喜就是怀孕了,你有弟弟或者妹妹了!”容枫看着面前白白一团的小人儿,想着这就是月儿的孩子,两年前,他杀了明太后,也身受重伤,本来要来京城,但是伤势太重,且明太后对他用了毒,正巧师傅雪山老人回山,严令他不解了毒养好身子不能离开天雪山,毒虽然不致命,但分外纠缠,他用了两年的时间,如今身体好了,才能出山,本来去了荣王府,听说他们来灵台寺,他便寻来了,不想却正赶上她要昏倒,他想着幸好来得及时,否则地上有干枯的树枝怕是会扎到她,也会砸伤容凌。
  “枫哥哥,你说……我娘亲……她怀孕了?我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容凌似乎吓了一跳,猛地看向云浅月的肚子,她肚子平平的,他问道:“是同大舅舅家的瑶姨姨一样吗?”
  容枫知道南凌睿和洛瑶去年举行了大婚,春年的时候传出了有孕的消息,他点点头,“是一样。”
  容凌得到证实,小脸立即垮了下来,不高兴地看着云浅月。
  容枫讶异,“有弟弟或者妹妹不是该高兴吗?为何你好像……不高兴?”
  “如今爹爹疼我,娘亲疼我,若是有了弟弟或者妹妹,爹爹和娘亲该不疼我了。”容凌嘟起嘴,对于要有弟弟或者妹妹显然不喜。
  容枫愕然了片刻,摸摸他的头,语气温暖,“你是你爹娘的孩子,他们如何会不疼你?你有了弟弟或者妹妹,也是你爹娘独一无二的孩子,他们也一样会疼你的。”
  “真的?”容凌纯真的童颜看着容枫。
  “真的。”容枫肯定地点头,见他还是不太高兴,补充道:“而且弟弟妹妹可以陪你玩,你是大哥哥,也可以领着弟弟或者妹妹做事情,除了爹娘外,你就是他们的长兄,长兄如父,将来他们都要听你的话的。”
  “真的?”容凌纯真的小脸顿时放光地看着容枫。
  容枫笑着点头,“是真的!枫哥哥不骗你。”
  “噢,那就太好了!我要去告诉爹爹!”容凌欢呼一声,蹦跳着立即向前山跑去。
  容枫看着他小身子蹦蹦跳跳地跑远,轻笑,抱起昏迷的云浅月,跟上他向前山而去。
  禅房内,容景和灵隐大师刚摆上棋局,没下片刻,外面便传来容凌的兴奋的声音,“爹爹,我有弟弟和妹妹了!”
  容景要落子的手一顿,向外看了一眼,须臾,将棋子在手里捻了一圈,慢声问道:“容凌,你的弟弟和妹妹又是哪个大臣家结识的小公子或者小姐?”
  “不是,这回谁家也不是,是娘亲肚子里的弟弟和妹妹。”容凌磕绊了一下,连忙道。
  容景手中的棋子“啪”地一声落下,腾地站起身,失去了一贯的从容不迫,几步奔出了禅房,迎上跑来的容凌问,“你说什么?”
  “我说的是真的,娘亲昏倒了,枫哥哥接住了娘亲,给她把脉,说娘亲怀孕了。”容凌难得见到父亲这般失态的模样,呆了呆。
  容景这时也看到了跟在你容凌身后进来的容枫,他怀中抱着昏迷的云浅月,他衣袂如一阵风似地刮到了他面前,盯着他怀里的云浅月,不确定地问,“是真的?真是……”
  “真是喜脉!”容枫笑着将云浅月递给她。
  容景接过云浅月软软的身子,如千斤重一般,他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意,似喜似不敢相信,“她最近嗜睡,分外懒散,我竟然没发觉……竟然……”
  “也就月余,没发觉很正常。”容枫笑道。
  容景点头,抱着云浅月大步离开,对灵隐大师招呼也不打了,往日一贯的优雅,今日步如流星。
  “爹,您要带着娘亲去哪里啊?”容凌立即问。
  容景头也不回地道:“回去养胎!”
  “我还没赏够桃花呢。”容凌不舍地嘟囔。
  容枫含笑看着他,温暖地笑道:“枫哥哥陪你赏桃花。”
  容凌顿时欢呼一声,拉着容枫就走,他觉得枫哥哥真如娘亲说的一般好。
  这一日,艳阳高照,荣王府欢天喜地,天下子民一片祥和,幸福在前,盛世不远矣。
  【全文完】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oppo| 中国梦| 垃圾分类| 帝师| 财经郎眼| 斗鱼| 西部世界| 三寸人间| 张学良| 篮球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