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官路弯弯》 最新章节: 第三十章攻击还击(05-28)      第二十九章玩你跟猴子似的(05-28)      第二十八章硝烟弥漫的开场(05-28)     

官路弯弯52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王晋安不接招,李毅只好独自把戏唱下去。.dt.com。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王书记,是这样的,我市即将上马的诸多工程项目,市里已经发文,在全国范围内招标,各方商贾业已云集。”
  “唔。”王晋安从鼻子里头,发出一声重重的应声。
  李毅道:“王书记,我市定于下周一,举行***的招投标仪式,想请您拨冗出席,不知道您是否有空?”
  既然王晋安不提这茬,那李毅也就巧妙的避开这个问题不谈,只提出一个邀请,试探对方的反应。
  王晋安果然不好再敷衍,想了想,说道:“李毅同志,关于工程的招标,你是怎么想的?”
  李毅道:“王书记,您有过指示,省里的所有工程项目,都应该做到公正透明。我们西南市此次招投标工作,将严格执行您的这一指示,遵照有关文件‘精’神办理。”
  王晋安讶道:“我几时跟你谈过这样的话?”
  李毅道:“王书记,我来西南市工作之后,曾经找出您最近半年的讲稿,进行过拜阅。我记得,您在一篇讲话中,着重提到了工程招投标工作,一定要以质量资质为目标,不能搞个人喜好,更不能搞地方主义。”
  王晋安喔了一声,半晌没有做声。
  李毅道:“我学习了您的讲话‘精’神之后,又和市里的常委们讨论了半天,大家都觉得,应该以您的这篇讲话,做为我市今后招投标工作的指导‘精’神。”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这正是李毅有备无患,敢于逆天而行的底气!
  你王晋安想让我们出尔反尔,把市里的工程,承包给省里的企业吗?
  那我就翻出你自己的话来,反驳你的指示!
  何应对。
  如果你坚持己见,要我们把工程项目承包给省里的企业,那你就是在打自己的脸,推翻以前的讲话。
  这一招厉害之极!
  瞬间就把王晋安推到两难的境地。
  李毅高明之处在于,他拿出王晋安的讲话稿来,反驳对方的指示,但又没有提到对方具体的指示。
  这就给了王晋安退步的余地。
  王晋安思虑再三,缓缓说道:“李毅同志,你说得很对。在招投标这项工作上,一定要把好关,不能马虎,不能唯亲,不能受贿!一定要做到绝对的公平和公正!”
  李毅道:“王书记,那下周一的招投标会议,您能来吗?”
  王晋安道:“我会安排时间出席的。”
  李毅道:“太谢谢王书记了,咱们西南市,能得到省委的大力支持,经济腾飞,指日可待了。”
  王晋安道:“李毅同志,还有别的事情吗?”
  李毅道:“没有了,打扰您了。那您忙。”
  等对方挂掉电话之后,李毅这才长吁一口气。
  刚才,李毅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如果王晋安不按常理出牌呢?
  如果王书记脾气再火爆一点呢?
  如果王书记盛怒呢?
  那李毅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还好,王晋安是一个文雅的人,也是一个有涵养的官员。
  李毅这才顺利躲过一劫。
  日历很快就翻到星期一。
  这天,西南市里,洒扫街道,张灯结彩,一派欢乐喜庆。
  有心的人注意到,从省城进入西南市的道路,一直延伸到西南市招投标局大楼,每隔一段路,都有警车警戒,每个十字路口,都有‘交’警执勤。
  市界处,市委书记陈伯年,市长李毅等人,都在沿路等候。
  “李毅同志,王书记确定来吗?”陈伯年表,又望望来路,问道。
  “肯定来。”李毅笃定的说道,“王书记答应过的事情,不可能不算数。”
  陈伯年担忧的道:“李毅同志,我们违反了王书记的意图,还搞这么大的阵仗,进行招投标,你居然还邀请到了王书记!你说,他这次来,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呢?”
  李毅道:“我想,王书记是一个心怀宽大的领导,他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对我们上手段吧?”
  陈伯年微微一笑,说道:“李毅同志,但愿如你所说吧!不过,这可绝对不是一点小事。”
  李毅道:“如果省里的企业,真有那么大的竞争能力,那在这次招投标会上,也能脱颖而出,获得相关工程的承包权reads;。反之,如果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和资质,我们就算有心偏袒,最终害的,还是我们工程的质量。”
  陈伯年点点头,说道:“话是这么说,理也是这个理,就是人情难做。”
  李毅道:“在人情和事理之间,我只顾及事理,不讲人情,不讲面子!”
  陈伯年道:“李毅同志,遇到事情,你永远比我。”
  李毅道:“陈书记,你不是,只不过,你的顾虑,比我多。”
  陈伯年抬起头,望着天,负手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在顾虑些什么!”
  李毅道:“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
  陈伯年道:“你呢?你就没有顾虑吗?”
  李毅道:“我也有,而且很多。但我从来不考虑个人的退路,也不考虑自己的前程。或者说,这些我也考虑到了,但并不是放在第一位的。”
  陈伯年怔道:“李毅同志,你一言惊醒梦中人啊!只不过,能做到你这样的官员,并不多。大多数人,还是把自己的利益,摆放在第一位。”
  李毅默然。
  的确如此。
  李毅之所以无所顾忌,是因为他有退路!
  就算他抛开官场中的一切,他也可以回到商场中,呼风唤雨,过他的霸道总裁生活!
  而且,他真辞官了,生活远比现在过得更加滋润!
  所以,他行事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也不必面子和脸‘色’!
  而陈伯年等人就不行了。
  一般的官员更不行!
  你身处在这个位置,要靠这个职业来养活自己,靠这个职业,带给自己工资以及体面的社会地位,那你就必须忍受来自上级和工作中的压力。
  陈伯年回过头,望着西南市方向,说道:“李毅同志,三五年之后,整个西南市,将发生翻天巨变!这是可以预期的!”
  李毅点头道:“咱们尽量把时间缩短,只用两年时间,就让她变得更漂亮!”
  陈伯年笑道:“你的心,比我更大!不过,这样一来,咱们的压力会很大啊!”
  李毅道:“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
  陈伯年道:“你规划中的地铁工程,把站延伸得那么长,确定有这个需要吗?很多站,根本就是郊区了。”
  李毅道:“两年之内,这些郊区,都会变成市区。”
  陈伯年竖起大拇指,笑道:“李毅同志,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魄!”
  李毅道:“这一切,还得仰仗陈书记的大力支持。只有咱们同心协力,才能把西南市的建设搞好。”
  陈伯年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是有利西南市发展的,我陈伯年鼎力支持!”
  说话间,前方路上,开过来一长溜小汽车。
  “是王书记他们来了!”李毅说道。
  陈伯年‘精’神一振,说道:“做好迎接准备。”
  前方车队靠在路边的车队后,放缓了车速。
  车队开到前面,停了下来。
  王晋安的秘书陈涛,飞快的下了车,转到后排,拉开车‘门’,以手护在车顶。
  陈伯年和李毅,赶紧上前,微微弯腰,迎接王书记。
  王晋安下了车,呵呵笑道:“你们太客气了!我说过了,不要搞排场,也不要搞过场,你们就是不听。”
  陈伯年道:“王书记大驾光临,一路辛苦了。我们理应前来迎接。”
  王晋安伸出大手,跟陈伯年李毅等人一一握手,道:“西南市这次搞的动静很大啊!听说你们把中..央的记者都给请来了?”
  陈伯年道:“这都是李毅同志的功劳,是他动用了关系,这才请动了人家大记者。”
  李毅道:“为了宣传西南市,我们向来不遗余力。这也是在王书记的支持下,我们才能做出来一点微薄成绩。”
  王晋安深深的毅一眼,说道:“李毅同志,你是一个很会说话也很会做事的人。我很欣赏。”
  李毅似乎听出对方话里的含义,说道:“我这种‘性’格的人,很容易得罪人。在很多地方,都不招人待见。还好,王书记还有陈书记等领导,对我都是格外的包容和关照,才让我在西南市,有了一片立足之地用武之场。我很感谢领导们的关怀!”
  王晋安呵呵一笑,指着李毅,对陈伯年笑道:“伯年,你听出味道来了吗?”
  陈伯年道:“李毅同志这嘴,就是比我们会说话。”
  王晋安道:“伯年,我给你下的指示,你有没有传达给李毅同志?”
  李毅听了,心里一咯噔,心想王晋安终于还是提到这个事情上来了!
  这是自己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陈伯年的心情,和李毅一样的复杂。
  他和李毅对视一眼,谨慎的答道:“唔,王书记,你不说,我还忘记了。是我不对,我这个人太健忘了!我居然忘记跟李毅同志谈这个事情了!”
  这话一出口,王晋安愣住了。
  李毅也愣住了!
  这个陈伯年,居然把一切过错,全揽在自己身上了!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疯狂的赛车| 首例咸猪手入刑案| 知网| 今日新鲜事| 黑金| 我说的都是真的| 雪莉住宅调查结束| 陈明忠病危| 孔子| h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