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都市少帅》 最新章节: 第0009章不胜不败(05-28)      第0009章枭雄落幕(05-28)      第0009章因果循环(05-28)     

都市少帅9 不胜不败

  训练有素!
  连不败深深呼吸一口气,眼里划过一丝赞色,汪霸雄这种人虽然心胸狭小了点,但不得不说治理部下有几分手段,纪律严明令行禁止,怪不得在非洲能坐大坐强,看来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他。
  汪霸雄抿入一口红酒,踏前一步笑道:“我看你能杀多少,你有本事把眼前的黑衣人全杀了,如果还有余力的话,不妨把我身边的雇佣兵也杀了,全都杀干净之后,你就可以翻盘杀掉我了。”
  “但我并不看好你。”
  汪霸雄还挥手让人拿来一瓶酒,给连不败送去一杯开口:“你身边就这么点人,弹也打光了,你也残疾了,身手就算残存几分也没多少用,只是耗掉我几个炮灰、、来,先喝一杯酒吧。”
  他莫名的冒出另一番话,显得主动和随意:“这酒还是从你书房找来的,口感还算不错,你该不会怪我雀占鸠巢吧?没办法,来得早了一点,不动声息杀掉你的守卫后,还剩大把时间等你。”
  连不败见到汪霸雄没有太多的惊讶,甚至还散去了几分杀气,他接过那杯红酒一口饮尽,随后把杯捏在手上:“汪霸雄,你真来了!显然今天是铁定要我命了,你难道不怕台湾政府打压?”
  “换成以前,我肯定怕了!”
  汪霸雄似乎早猜到连不败的威胁,嘴角勾起一抹讥嘲:“如果你还是台湾第一少,还是国明党的贵人,我当然不敢乱动你,毕竟因为你毁掉我前途不值,但现在不同了,你如今就是一废人。”
  他轻轻摇晃着红酒,眼里有着绝对自信:“我把你砍成十八块,也不会有什么人替你出头,何况我这次来终结你的性命,也是得到台湾某些权贵的支持和赞成,他们会替我抹掉一切手尾的。”
  “看来我今天难逃一劫了?”
  连不败把杯扔在地上,啪地一声碎裂,这声脆响让众人心神一颤,神情都莫名紧张起来,汪霸雄却毫不放在心上,抿入一口红酒笑了起来:“没错,就如这杯一样完蛋,算是我回报你。”
  连不败脸上划过一抹讥嘲,调整着轮椅角度回应:“你果然是睚眦必报的人,你有十个百个法杀我甚至可以让无数人替你卖命,你却偏偏自己来杀我,看来你对我陷害你去非洲很愤怒啊。”
  “连少,你给我一个不愤怒的理由。”
  汪霸雄保持着平和神情,只是眼睛渐渐如酒液血红:“那可是非洲,你以为是欧洲啊?老去到那里每天干的事就是看着太阳升起,落下,落下,升起,偶尔无聊就数数抽屉的钻石有几颗。”
  他阐述着自己在矿场上的压抑,还一扯衣领补充:“晚上更是他妈的孤寂难耐,一眼望过去黑乎乎一片,连搞的女人都是黑的,如果不是老发现打仗有点意思,老估计早就闷死了。”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汪霸雄嘴角微翘起弧度,手指敲击着酒杯开口:“所以我要记住你的大恩大德,然后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不过看在你已经是残疾人士的份上,我今天就给你一个痛快,也不枉大家相识一场。”
  “放肆!”
  一名连家护卫喝道:“不准你们侮辱、、”
  话还没有说完,扑!暗一枪射来,瞬间洞穿了他的咽喉,带血穿出,又是劲射出好远,连家护卫捂着咽喉瞪大眼睛,摇晃两下后轰然倒地,这一变故又让双方厉喝不已,几近又要开杀起来。
  汪霸雄看都没看:“主说话,奴才怎可多嘴?”
  义愤填膺的连家护卫正要殊死一搏,连不败却轻轻挥手制止,他扫视着二十多名保镖,叹息一声开口:“你们已经为我做太多了,我不能再让你们白白送死,都住手吧!汪霸雄要杀的是我!”
  连家护卫神情一震:“连公——”
  连不败轻轻挥手没让他们说下去,转而望向笑容阴冷的汪霸雄:“汪少,咱们做一个交易吧,我知道自己现在没多少资格跟你谈条件,但我还是想要谈谈,你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吧。”
  他一指身边的连家护卫:“这些只是连家保镖,跟我们恩怨没有半点关系,我希望你能够放他们一马,如果你肯答应的话,我决不再反抗,还任由你处置,不答应的话,那大家就死战一场。”
  汪霸雄笑了起来:“威胁我?”
  连不败也一笑:“我怎敢威胁汪少你呢?是建议!我虽然残疾了,身手也不如以前,但还是能拉二十多条命陪葬,甚至有可能把你也伤了,你当然可以不信,但是相对自己的安全来说”
  “放过不关事的保镖又有什么呢?”
  汪霸雄把杯的酒一口喝完,脸上保持着旺盛笑容:“本来我不喜欢跟人谈交易,但竟然是连公你亲自开口,而且你也很快就要挂掉,那我就答应你这个条件,你让他们包括都放下武器!”
  连不败轻轻点头:“你们全都放下武器!”
  连家护卫齐齐喊道:“连公,我们情愿战死!”
  虽然他们放下武器有可能获得一条生路,但见到要用连不败的命来换,彼此心里堵有一丝凄然和感动,身为护卫不仅没有保护住连不败,还要主反过来救他们,这让残存血性的汉怎承受?
  “放下!”
  连不败毫不犹豫的摇摇头,随后淡淡开口:“放下武器!你们已经尽职尽责了,这场恩怨是我跟汪少之间的,跟你们这些闲杂人等没有关系,而且你们就算死也保护不了我,何必再执着呢?”
  连家护卫知道主在刺激他们,所以都齐齐摇头不肯弃械投降,汪霸雄嘴角勾起一抹讥嘲,冷笑一声:“你们还真要送死吗?我敢站在这里就表示有信心灭掉你们,我暗还有十名狙击手!”
  他冷哼一声,一点众人:“在车队一进主干道时就锁住你们,之所以没就地爆掉你们脑袋,是我想要跟连少谈几句,想不到你们却自以为是,我已经答应连少饶你们一命,你们却硬要送死!”
  他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左手拿过一支打火机,声音清冷开口:“在我抽第一口烟前,如果你们不弃械投降,我就把你们全杀了,不,全活捉,我还会活埋连不败,让你们眼睁睁看着他死!”
  “放下!”
  连不败厉声喝道:“全放下!”
  面对毫无选择的选择,而且连不败亲口吩咐他们放弃抵抗,连家护卫眼里都划过一丝愧疚,一人扔了兵刃,旁人都是受到了传染,纷纷的弃兵刃在地上,暗自叹息,刹那之间当当当声音不绝。
  汪霸雄轻笑着偏偏头,黑衣人立刻冲上去拿走所有东西,就连连不败手的武器也被夺走,连不败拍拍空荡荡的双手,呼出一口长气:“汪少,他们全都弃械投降了,你可以让他们走了吧?”
  汪霸雄深深吸了一口浓烟,随后缓缓吐了出来,嘴角上的笑容多了一丝杀伐,双手一摊回应:“放下,今天是农历十五,我是吃斋的,我肯定不会出尔反尔,来人,送连公的人上路吧。”
  话音落下,连家护卫背后闪出十多个人,手同时射出锋利匕首,连家护卫反应不及,顿时人仰马翻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人徒手劈掉一把匕首,怒喝道:“汪霸雄,你这王八蛋,你骗我们!”
  “我们跟你拼了!”
  话音落下,他就领着四五人向汪霸雄冲来,数记枪声响起,砰砰砰!名连家护卫倒在弹,与此同时,其余人也都被黑衣人蜂拥而上斩翻在地,刀起刀落,溅射出一股股鲜血,触目惊心。
  在他们倒地之后,汪霸雄又吐出一口浓烟,黑衣人顿时错开,第二批上去补刀,手法相当狠毒绝情,连不败脸色大变喝道:“汪霸雄,他们已经弃械投降,你答应不取性命,怎能出尔反尔?”
  “你这无耻之徒!”
  连不败转动轮椅要冲前,却被黑衣人用刀枪迫住!
  汪霸雄轻哼一声,嗤之以鼻回道:“允许你们投降,只是要减少我们兄弟的损失,你说,如果我干掉你而放过他们,将来有机会捅我一刀,你说他们会不会捅?换成你是我,还不是照样杀?”
  连不败死死盯着汪霸雄,拳头微微攒紧像是要吃人,汪霸雄不仅没有丝毫躲闪,反而迎接上连不败的目光冷笑:“怎么?恨我啊?很好,我就喜欢你恨我,只是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恨我呢?”
  “现在可是我捏着你的小命。”
  汪霸雄呼出一口浓烟,手指轻挥:“连少,该我送你上路了!”
  他手里拿过一把枪,抬手瞄准连不败的脑袋,只是在他微笑时,他也见到连不败的嘴角翘起,带着一丝欣慰一丝解脱,也有一丝得逞的讥嘲,汪霸雄嘴角牵动,随即爆喝一声:“临死还笑?”
  “装神弄鬼!死!”
  连不败也大笑了起来:“两—败—俱—伤!”
  不为所动!汪霸雄扣动扳机!
  砰!
  一颗弹从枪口喷出,撞向了连不败的脑袋。
  父亲,别了!
  楚天,再见了!
  连不败眼睛轻闭:雪,我来了,我来了!
  扑!
  血huā溅射时,天上的雨水也落了下来。
  很轻,很柔,却有一抹寒意!
  冬季的台北,瞬间变得更加阴冷、、、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北极冰芯现塑料| 石原里美| 天下第九| 倚天屠龙记| 欧阳娜娜| 侮辱国旗暴徒被捕| 倚天屠龙记| 乌镇戏剧节| 魔道祖师| 香港警队男足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