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最新章节: 017云中天的感情抉择(05-29)      016命中的相遇(05-29)      015符纸的威力(05-29)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17 云中天的感情抉择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战兄!”云中天的马停在了前方,他的笑容慢慢绽开,干净而纯粹,浑身闪动着钻石的碎光。ai悫鹉琻
  哪怕是战天翊这样的男人,都忍不住晃了晃神,直叹云族的血统高贵,出来的人,都出类拔萃,不可直视!
  “中天兄、夜小姐,你们怎么来了?”战天翊上前,他的身子有意偏移了一步,遮挡住妹妹的视线。
  “我们是跟踪那些妖兽来的,有人报信,说妖兽在此山谷出没。”夜紫曦抢先说道,她往后瞄了瞄,“看样子,我们来晚了。”
  “溪儿妹子夫妇捉了其中一只妖兽,其他的妖兽,至今下落不明。”战天翊道。
  “那溪儿呢?”云中天绕过他的肩头,往后张望,不期然地,与正在好奇翘首顾盼的阿鲤撞了个正着,两人的目光不经意地相撞。还不待云中天有所反应,阿鲤率先眨眼,语出惊人:“我好像见过你!”
  战天翊的心猛然一跳,下意识地挪步,想要走向妹妹身旁。百里冰璇的反应和他差不多,不自觉地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同样紧张的,还有夜紫曦,她握紧了拳头,手心里抓出了一把汗。这些日子,她虽然如愿地跟随在云大哥的身边,但她感觉不到对方的回应,她时常彷徨,自己在他心底到底占了多少份量,他究竟如何看他们之间的关系?
  阿鲤,这个古灵精怪、看似没有威胁又充满威胁的小女孩,让她不安的心更加忐忑了。
  唯一平静而又不平静的人,只剩下云中天了。
  他静静地看着眼前面容精致、笑容干净无邪的女孩,迈步朝她走了过去,距离一步远,他停了下来,凝望着女孩充满好奇的明眸,他轻轻地笑了。他英气的面容,被这个温柔的笑容装点得如同水晶色泽般迷人,阳光照耀下,他的一双黑瞳里仿佛撒满了大大小小的闪钻。
  “你在哪里见过我?”他轻轻问道。
  周围的风仿佛静止了,从他身上传来的味道,仿佛产自天国的香料,淡雅而尊贵。阿鲤深吸了几口,猜想这种香料肯定价值连城,她拧眉思索了下,长长的像雾一样的睫毛眨动着:“我记起来了……你和云溪姐姐长得很像,你们应该是亲戚,我没有猜错吧?”
  她俏皮地笑了笑,别有明媚的神采,染上了她的双颊。
  云中天微笑看着她,没有回答,撒满钻石的眼睛里,慢慢流动出异样的光泽,他忽然抬手,优雅的指尖掀起了垂落在她耳鬓的一绺黑发,停留了片刻,温柔地将它放回到她的耳际。
  一连串的动作,温柔得教人心醉,却也让战天翊、百里冰璇和夜紫曦三人看得心惊胆战。
  万一阿鲤想起来了……
  他们不敢去想。
  这时候,远远的,有人赶了上来。
  “大哥,你们慢走!”来人正是云溪。
  云溪来不及打招呼,快速赶到了抬着两名陌生女子的队伍前,确定人安在,她终于松了口气:“这两人的身份很可疑,你们把她们看住了!”
  “妹子,怎么回事?”战天翊不解问。
  云溪凝眉,沉声道:“我怀疑,妖兽突然消失,跟这两个女子有关。不管事实如何,先把她们带回去,一定能找到线索。”
  听她如此说,其他人也没有任何的异议,于是一行人带着两名受伤的女子,前往边城方向进发。
  夜暮时分,一行人落脚在了边城。
  其中一个房间门外,守着两位万凰学院的长老级高手,房间内,易容后的红羽早就醒了,她一边处理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咬牙:“我的功力如果没有被打散,别说一个云溪,就是十个云溪也不是我的对手!”
  躺在一旁的北堂仙瑶也醒来了,听到她的话,叹息道:“都这时候了,你就别吹牛了!这位云姑娘可不是好惹的角色,我哥哥见了她,都得绕道走呢!”
  “就你哥哥的实力?”红羽不屑地冷哼,“你最好劝劝你哥哥,让他早日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没有绝对的实力,就不要生出妄想,有那个精力,不如多多修炼,提升实力!”
  北堂仙瑶不想她说话如此不客气,不由地急红了脸
  ,反驳道:“不许你这么说我哥哥,我哥哥他很厉害的!虽然……虽然他的实力不如云姑娘,但是他很聪明的,他常说,只有蠢人才会亲自动手杀人,聪明的人,是不需要自己动手杀人的。”
  红羽嗤笑,摇了摇头,在她看来,北堂骏轻易就将自己陷入死地,差一点就被妖兽吞噬,可见他也聪明不到哪里去,若不是他们兄妹俩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她才懒得搭理!
  二人说话间,听到门外有第三人的脚步声临近。红羽冲北堂仙瑶作了个手势,两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听得门外有女子的声音道:“我哥哥让我来送药,请两位长老把门打开吧!”
  “阿鲤姑娘,云院长特意吩咐了,不准任何人接近这个房间,你还是请回吧。”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死脑筋?我就是给她们送点药,又不是要把她们放走,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不管,我非要进去不可,你们如果碰我一下,我就喊非礼了!”
  “阿鲤姑娘,你这不是蛮不讲理吗?”
  “非礼啊,耍流氓了!”
  “别别别……老夫怕了你还不成吗?”
  房门支啊一声,被推开了,露出一张青春亮丽的俏脸蛋,阿鲤得意地扬着笑,提着一只檀木制成的锦盒,走了进来。
  “你们别怕,我是来给你们送伤药的。”
  “为什么?”红羽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机灵俏皮的女孩,有所防备。
  “我大哥他心地好,认为你的伤是因他而起,所以才给你送药来了。”阿鲤圆润的眼珠子忽地转了一圈,勾唇道,“不过呢,依我看,你们的身份的确很可疑,身上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活下来。你肯定不是一般人!”
  她把锦盒往身后一藏,道:“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就把药给你!如果你不说,我不但不会给你伤药,我还会……”她的笑容变得几分诡异,落入北堂仙瑶的眼中,她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红羽冷冷地看着她,这种小孩的把戏,也想逼她就范?
  “我的伤,我自己就能治好,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她说着,身体里突然爆发出一团红光,将她整个身躯包裹了起来。
  红色的光,不断地流转在她身体的表面,待红色的光褪去后,她肩膀上的伤口居然不治自愈了。
  阿鲤看得惊奇,良久,才长长叹息:“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什么功夫,这么厉害?”
  冷艳的唇角一勾,红羽道:“我修炼的功法和你们这片大陆有所不同,一般的外伤,对我来说,一点威胁都没有。”
  看到阿鲤眼底泛起的好奇光彩,红羽美眸轻转道:“此外,我还擅长其他特殊的功法……”
  “什么功法?”阿鲤感兴趣问。
  红羽顿了顿,没有直接回答她,反问道:“那你对什么功法感兴趣?”
  阿鲤托腮,想了想:“那有没有可以让人重拾记忆的功法?我总觉得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事,但怎么都想不起来,我问哥哥和嫂子,他们都遮遮掩掩的,不肯告诉我。你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我重拾失去的那部分记忆?”
  “重拾记忆?”红羽抬起了她精致冷傲的脸孔,细细打量着阿鲤,美目流转间,带着致命的诱惑,她的红唇轻启,“这个简单!但我有个条件,如果我帮你恢复了记忆,你必须放我们两人安全离开。”
  “唔……”阿鲤思索了下,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一抹胜利的笑容,浮起在了红羽的唇畔。
  客栈的东厢,一男一女,一立一坐,在石亭中小憩。男子银色的衣袍,与月光融为一体,女子白色的纱裙,飘飘然,仿佛月中人,两人窃窃私语着。
  “哥哥,我看你今日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究竟什么事困扰了你?”云溪关切问,自打入住客栈后,她就望见哥哥独自站在石亭里发呆,与往日有所不同,不免关心询问。
  云中天背对着她,看不到他此刻的神色,只是听他浅浅说道:“我在幻夜星海时,夜岛主曾经找我私下谈过我与夜小姐的婚事,我以为我会一口答应,因为在我看来是顺其自然的一件事,可是当话快出口时,我突然又反悔了。我以为自己很知道自己想
  要的究竟是什么,可是又突然看不清了……”
  他的声音慢慢地低了下去,四周围寂静无声。
  云溪凝视着兄长的背影,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担忧慢慢地在扩散弥漫。
  “哥哥,难道你想让阿鲤重新揭开那些痛苦的记忆和伤疤吗?这么做,未免太残忍。”
  依然看不清云中天的神色,只能看到他在暗影处握紧了拳头,突然,他轻笑了声,道:“你是不是也觉得哥哥太老,现在的阿鲤根本瞧不上了?”
  “哥哥,你的意思是?”云溪讶然。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逆转裁判| 今日新鲜事| 苹果下架涉港app| 我说的都是真的| 日本取消阅舰式| 42岁何琳罕见晒照| 伊能静回怼网友| 比特币| 辛普森一家| 粮食安全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