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ideo id="prdbv"><thead id="prdbv"></thead></video></var>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menuitem id="prdbv"></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prdbv"></cite>
<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cite id="prdbv"><video id="prdbv"></video></cite>
<ins id="prdbv"><noframes id="prdbv">
<var id="prdbv"></var>
<cite id="prdbv"><span id="prdbv"></span></cite>
<var id="prdbv"></var><var id="prdbv"></var>
<var id="prdbv"></var>
权财》 最新章节: 第2030章(大结局)(05-28)      第2030章(大结局)(05-28)      第2029章(给谢浩买车)(05-28)     

权财2030 (大结局)

  
  耿家。.78xs.
  时间挺晚了。
  卫生间门忽然开了,耿月华没穿浴衣也没穿睡衣,而是穿了一身刚换好的职业装走出来了,“带着孩子去?去哪里?”很久没见了,月华书记还是那般风采依旧,虽然仍然板着一张臭脸,但看那脸上**的红润程度来说,她身体状况应该还是不错的,不然不会脸色这么润。
  林萍萍一咳嗽,“姐,没有。”
  “那你们说什么呢?”耿月华看看他们。
  董学斌笑着起身道:“月华书记。”
  耿月华好像才看见他似的,硬邦邦道:“你怎么来了?”
  耿母忍不住瞪了女儿一眼,“怎么说话呢,人家小董是找你有事,也是来看看我们老两口的。”她知道女儿一直都这个脾气,说话比较冲,也不是真的就不欢迎对方,所以才圆了一句,当然了,要是以前耿母肯定不会圆这一句的,毕竟董学斌那时还是个街道办主任,比耿月华的官职差远了,还是耿月华的下属,所以女儿怎么说话都是应该的,领导嘛,肯定有领导的特权,但如今可不一样了啊,前几年还在光明街道办当小主任的董学斌现在马上就要任职市委书记了,纵然县级市的市委书记是副厅级,可那也比耿月华的官职大啊,这下肯定不能还拿人家当下属了啊,况且更别说在他们女儿得了癌症后董学斌帮前帮后的情分了,耿母从那以后也是越看董学斌越喜欢。
  耿月华却根本没把母亲的话当回事,还是那般语气对董学斌道:“找我什么事?”
  董学斌也不生气,早习惯了,笑呵呵道:“也没什么,就是工作上的事,要不一会儿再说吧。”
  耿月华道:“那一会儿去我那儿谈。”
  “行。”董学斌就是这个意思,“您身体还好吗?”
  “挺好。”耿月华简简单单道,什么也没多说。
  还是耿新科道:“我姐现在一个月体检一次,两年了,癌细胞也没有出现过了,身体各方面的状况都很好,比以前还健康多了呢。”
  说到这个,耿母看向董学斌的眼神更温暖了,“你拿来的那二十多盒野山参效果真好,我们每天都盯着月华吃,后来吃完了,也是新科去各个地方收购,或者是去拍卖会上买回来的。”
  董学斌道:“这个可别停,坚持吃。”
  耿母笑道:“一直让她吃呢,可不敢停,这要一停说不准再复发了,那可怎么办啊。”
  董学斌道:“回头吧,回头我再找朋友要点野山参来,到时候给您寄过来,反正没有了您就找我。”
  耿母叹气道:“就是怕太麻烦你,而且那东西贵着呢……”
  耿父也道:“是啊小董,不能老让你破费,咱们也无亲无故的,这……”
  “月华书记当初就挺照顾我的,要不是她,我也做不到今天这个位子,月华书记有事我怎么可能不帮忙啊,而且都是举手之劳的小事儿,您二老就别跟我客气了。”董学斌道。
  耿母道:“唉,谢谢你了,孩子真好。”
  其实这已经不是好不好的问题了,反正耿新科一直认为有问题,董学斌能对他姐姐这么上心,他老觉得老姐跟董学斌关系不寻常,耿新科也问过林萍萍这件事儿,也跟她分析过,可最后林萍萍都是什么也没说,她是知道内幕的,但却还是帮着董学斌打了一个掩护,每次说跟丈夫说董书记人品好,重感情,重交情,所以才会这么不求回报地帮他们家,之类云云。
  这事儿说完了。
  耿月华坐下,还是没忘了在卫生间里听到了几句话,看向耿新科道:“你们要带着孩子去哪儿?”
  耿新科一直都有点怕他姐,咳嗽道:“那什么,我是……”
  还是耿母说话了,“是小董缺一个秘书,所以想把你弟弟调过去帮忙,县级市市委书记的秘书,那是副处级别呢。”
  耿月华一听,把脸往下一沉,“不行!”
  林萍萍急了,赶紧道:“姐,新科他都熬了这么多年资历了,在这边发展也到了局限,换一个环境对他今后的政治生涯也有很大帮助。”
  耿月华断然道:“我不同意。”
  耿父看看他,“你不同意管什么用!你还想让你弟弟一辈子都在街道办啊?你又不帮忙,你弟弟自己张罗一下怎么了?”
  耿月华蹙眉道:“他现在没这个能力,各方面都很不成熟,街道办的职权虽然不大,但却是很锻炼人的地方,在这里多历练几年对新科绝对没有坏处,以后他锻炼成熟了,能力上去了,我自然会帮找一个合适他的地方,市委书记的秘书?那是全市第一秘书,级别是上去了,权限也是很大,可那是一般人能做的位置吗?就新科的能力,上任以后也得出问题!”
  耿新科生气了,“姐,我怎么就没能力了我?我怎么就非得出问题了我?你就是这样,老觉得我不行,老觉得我工作能力差!合着你这一句话下来,我连证明我自己的地方都没有了?你也太霸道了你!”
  耿月华看着他,“怎么跟我说话呢!”
  耿新科不吭声了,冷着脸别过头。
  林萍萍也非常不高兴,她也想让自己爱人出人头地啊,总不能老窝在一个街道办吧?但奈何他们耿家连耿父耿母有时候说话都不好使,家里是耿月华说了算的,所以林萍萍也不好说什么。
  见他们吵起来了,董学斌也有点苦笑,不禁插话道:“月华书记,你也别急着否定,我其实让新科过去也不是出于什么别的原因,可不是你的人情关系啊,你以前是挺照顾我的,可一码归一码嘛,工作上的事情我还是分得清楚的,我自己的秘书我能随随便便地定了吗?我看中的就是新科的能力,我以前的秘书也是临时抓的,人品很好,姓格很对我脾气,那时候我刚上任正需要一个这样值得信任的秘书,所以才让他过来了,但现在我们县也要撤县立市了,很多情况都不一样了,我那个苏秘书肯定是承担不了今后的工作压力的,于是我才想让新科过去帮我的忙,我跟新科也是老同事了,咱们两家又知根知底,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耿月华冷冷道:“他能力不到。”
  “新科还可以啊,我觉得他的工作能力不错,而且就我们这个年纪的,那也不能要求个个都老气横秋滴水不漏吧?那样的人是有,基本都是老同志,我一个二十七岁的主儿找一个四五十岁的秘书?你觉得靠谱吗?”董学斌失笑道:“人家就算敢当我秘书,我也不敢使唤人家啊,差着多少岁呢啊,工作上生活上都会很别扭,所以我肯定得找一个跟我差不多岁数的,这里面,新科绝对是拔尖儿的,关键我还能对他绝对的信任和放心,月华书记,我找个秘书可不容易啊,您可别给我搅黄了。”
  耿月华眉头板得很紧,没言声。
  耿母忙帮衬道:“小董说的对,人家就是看上新科的工作能力了,你当姐姐的还掺乎什么啊。”
  耿新科也不跟姐姐置气了,“姐。”
  耿月华一言不发,什么也不说。
  董学斌见状,当即道:“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新科,大概一两个月我们那边的事情就能定下来了,不过你可能得早准备一些,也就是这个月之内吧,我提前先调你过去,你熟悉熟悉环境,等县级市确认下来你再挂县委办的副主任。”
  林萍萍瞅了眼耿月华,见她还是没说话,不由得心中大定。
  耿新科也高兴的很,“好,谢谢董书记了,我十天之内肯定准备好,我等您消息。”
  董学斌嗯了一声,看向林萍萍道:“你们夫妻俩要是一起过去的话,可得提前商量好,毕竟拖家带口的不是小事儿,什么都得考虑周全,如果小林也决定要去,到时候你们再找我,小林的工作我安排,当然了,估摸也就是个副科正科的级别,不会太好的,你们先有个心理准备。”
  林萍萍微笑道:“成,那我们先提前谢谢您啦。”耿新科能上去就行了,林萍萍自己是无所谓的,而且就算是个副科级,到时候她也是市委第一秘书的妻子啊,跟平常的科级干部能一样吗!
  耿母感慨道:“小董,这回又麻烦你了。”
  董学斌笑道:“阿姨,瞧您说的,多大的事儿啊。”
  这时,耿月华从沙发上站起来了,走到那边去拿自己的包,“我跟小董去我那里说点事情,回去了。”
  董学斌也起身道:“对,我找月华书记还有点事商量,阿姨,叔叔,那我就先撤了,改天有机会再过来。”
  耿母道:“要不晚上住这里吧,让新科给你找招待所。”
  董学斌道:“不用了阿姨,一会儿我就得走,其他地方还有事呢。”
  说话间,耿月华已经开门出去了,董学斌又跟耿新科林萍萍他们点了下头,这才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_江苏体彩5+1怎么样-吉林11选5怎么玩 天行| 李尚平枪杀案线索| 蔡徐坤| 李可| 中星18号工作异常| 翻译| 山月不知心底事| 范冰冰| 黄晓明| 香港|